33773c.com

5集《风味世间》点击量破6亿 “风味”与“舌尖

更新时间:2019-01-05

  “风味”还实现了另外两个目标:“其一是常识分享,咱们让常识变得更加有趣、不再生涩;其二是闭会分享,我是个特别好吃的人,同时我也是个懂得怎么去吃的人,我会把对吃的‘休会’分享给观众,通过我们的味觉、视觉、嗅觉分分钟正确地传达给观众。这样大家吃饭的时候食量会大增。”

  三季“舌尖”、一季“风味”之后,美食纪录片还有可拍之处吗?陈晓卿以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施特劳斯为例回答,“他本来是研究世界史的,后来研究人类史,最终研究吃的历史,他认为烹饪是人类所有文化的原点,穷其终生他都在研讨吃的东西。所以,吃可能是永远也说不完的命题。”

  为了多快好省地拍摄,首先要确定一个模式,“而后去想谁之前拍过这个货色?他是怎么拍的?我们要如何跟他不一样?”陈晓卿吐露,为了拍摄“舌尖”和“风味”“甚至学过香港的警匪片、美国的公路片。”

  网络点击量超过6亿

  此外,“舌尖”和“风味”特别重视创意和案牍的设计。创意的阶段基本上由陈晓卿负责,接下来或者半年的时间,导演都在看书、调研,获取专业人员的各种倡导和支持以丰富自己的文案。“可能大家有点不佩服,说纪录片不是拍出来的吗?实际上真不是,大部分东西是想出来的。光是一个讲食品的片段,我们要把持的材料都是特殊丰盛。”

  导演看书调研约半年

  陈晓卿拍美食“奔着肉去”

  播出期间,5集《风味世间》在网上获得了6.2亿的点击量,做到了纪录片中的第一。不过更让陈晓卿满意的则是纪录片失掉了非常好的口碑。

  陈晓卿说:“我们的拍摄在事实和表白之间有无比多的恳求。我们欲望在作品感实现的同时,能够给观众带来故事性(戏剧性)。其次可能带来奇观,刚才看到有特别小的食物,也有特别大的,还有高空拍摄的食物,特别宏大的异景。第三种是科技带来的惊喜,我们有十分多的比如说花椒爆壳,这个进程我们拍了好多少天,你得有特别好的福分,那一颗八角才华刚好在你画面视觉中心的位置爆开。”

  拍前先查人们爱吃啥

  “别人问我,你做的美食节目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?我会特别切实地告诉他,从我2011年开端做‘舌尖’到今天,我素来不会告诉别人什么东西最好吃,我只会告诉大家当初吃到的偏偏就是好吃的,告知大家一日三餐背地有如许不容易。”日前,在腾讯媒体研究院联合中国传媒大学打造的IP课上,陈晓卿总结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《风味人间》的成功教训时说。

  陈晓卿以“风味”中花椒爆壳的故事为例,“那个故事我们在国内拍了4个地方,终极落点在阿坝州茂汶花椒的采摘。由于那个处所经常下雨,时常一年的花椒播种不好,这是异样好的故事预设。然而花椒为什么会是中国人不办法割舍的货色?对此我们做了一份无比厚的资料,里面有花椒里的化学分子、为什么会有橙子一样的芳香、干了当前为什么多了木质香气等等,你都要搞清楚。”

  在拍摄过程上,“舌尖”跟“风味”与其余纪录片也并不相同。“从前拍纪录片,更多的是去找到那个人,想拍他的故事就跟着他不停地拍。但我们做不到,因为团队只有五六个人,设备每天大略花费五六千块钱,我们渴望能在10天以内解决,最空想的是3天拍出来,把故事拍清楚。”

  吃是永远说不完的命题

  在吃上找到观众信赖的内容之前,必须先判断观众是谁。“舌尖”拍摄前,节目组顺便做了考核,中国人到底最爱吃什么,排名第一的竟然是主食包裹的油脂类食物。陈晓卿分析其中起因“你能查到在中国浩瀚的历史当中,几乎每50到70年就有一次大范围的饥荒,粮食所带来的饥寒跟保险感是植入咱们基因的。本国人很难说吃一块馒头就有快感,然而中国人有。中国人吃到主食的那种香、甜或者酥脆、黏糯的口感,都能给他们带来多巴胺的分泌。”

  到底“舌尖”“风味”与其余美食片有何不同?《天天向上》中,汪涵也曾问过这个问题,陈晓卿给出的答案则是:“纪实摄影和婚纱摄影的差异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祖薇

  排名第三的则是油脂类食物,比喻手抓肉、红烧肉。这个考察论断也引导了“风味”对食物的决定,“节目一开始就是手抓肉、火腿等食物,你要奔着肉去。”

  5集《风味世间》点击量破6亿 “风味”与“舌尖”为何出众?